今天是:
當前位置:首 頁 > 拿著出軌罪證妻子索賠
拿著出軌罪證妻子索賠
作者:admin 發布日期:2013-3-3 10:54:28點擊:4129

    “他的出軌,不但害得我們的婚姻解體,也使我為這個 ‘小三事件’忍受了極大的精神壓力,經常整夜整夜地失眠,所以他應該為這些年我所受到的精神損害負責。”嚴女士拿著由大德拍攝的前夫出軌的 “罪證”,又一次站在了法院的原告席上。雖然已經與前夫成為了陌路,但嚴女士依舊以婚外情導致精神身體不適為由,向前夫索要10萬元的精神損害撫慰金。
  
      大德揪出“第三者” 

    嚴女士與施先生同年同月生,又是初中同學,從小青梅竹馬。兩人在經歷了長達5年的愛情馬拉松之后,終于在2004年步入了婚姻殿堂。婚后的生活雖然有些平淡,但嚴女士和施先生卻甘之若飴。 
    正當嚴女士對未來的生活滿懷憧憬之際,她敏銳地發現丈夫漸漸“不對勁”了。 “他的應酬越來越多,回家越來越晚,甚至有多次夜不歸宿。不但如此,他對我也變得不耐煩起來,手機更是隨身攜帶。”這一切都讓嚴女士開始懷疑丈夫有了外遇。 
    為了證實自己的猜測,嚴女士找到大德,請公司調查丈夫的行蹤。 
    一個月后,大德向嚴女士出具了一份調查報告和一張光盤。看了報告,嚴女士的心涼了,根據報告,施先生在2008年6月13日至25日期間,以其名義租用了一處房屋,與一個女子早出晚歸。周圍鄰居反映,兩人形同夫妻,關系曖昧。而我們提供的照片上則充斥著施先生與該女子擁抱、親吻的親昵鏡頭。 
    拿到了丈夫出軌的 “確鑿證據”后,嚴女士回家便向丈夫攤牌。施先生爽快地承認自己與同事張小姐有了婚外情。有了出軌的裂痕后,嚴女士和施先生經常為了 “小三事件”爆發爭吵。嚴女士為了讓丈夫與情人分手,多次報警將兩人堵在出租屋內。但嚴女士激烈的做法非但沒有挽回丈夫的心,更引起了施先生的反感。 
    眼看婚姻最終難以挽回,心灰意冷之下,嚴女士在去年以丈夫與第三者同居致使夫妻感情破裂為由告至法院,要求判決離婚。法庭上,施先生承認了與他人同居的事實,經法院調解,雙方離婚了。
   雖然走出了婚姻的圍城,但嚴女士卻走不出自己心理的圍城。離婚后的嚴女士對逝去的婚姻依舊忿忿難平,她時常感到身體不適,容易緊張并有失眠癥狀,為此,她花費了許多醫療費。嚴女士認為自己的身體狀況不佳完全是因為前夫出軌造成的,在離婚近一年后,嚴女士向法院再次提出訴訟,要求前夫施先生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30萬元。 
    第二次被推上被告席的施先生對前妻的指責矢口否認。他告訴法官,當時兩人離婚主要由于性格不合,不存在自己與第三者同居的事實。而原告嚴女士提供的證據都是偽造的,所以他在過去的婚姻中沒有過錯,不同意賠償前妻精神損害撫慰金。 
    法院認為,婚姻是男女雙方基于愛情的法定結合,雙方一旦結為夫妻就是一種對愛的承諾,夫妻之間彼此都應當互相忠誠、互相尊重,這既是道德要求,也是法律規定的基本準則。婚姻關系存續期間,一方因重婚、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、實  施家庭暴力、虐待遺棄家庭成員的原因導致離婚的,無過錯方有權請求損害賠償。  從嚴女士提供的調查報告及光盤證據顯示的內容來看,印證了被告施先生于婚姻關系存續期間與第三者同居的事實。現施先生僅憑口頭陳述而未提供相關的證據支持其主張,無法駁斥上述證據的證明效力。嚴女士與施先生經自由戀愛而結為夫妻,雙方具有深厚的感情基礎。由于施先生的過錯行為導致夫妻感情破裂,這必定給嚴女士的精神帶來一定的痛苦。因此,原告嚴女士有理由要求施先生賠償一定的精神損害撫慰金。 
    法院綜合考慮被告施先生的過錯程度、損害后果及其承擔責任的經濟能力等因素后,將這筆精神撫慰金酌定為10萬元。

     此案是大德負責人周先生接手的第一個獨立委托,雖然取證順利完成,但是由于初次辦案,在取證完成后沒有給委托人專業法律支持,導致委托人兩次上法庭,走了彎路,留下遺憾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(聲明:圖片來自網絡,和案例無關,案例中當事人信息已做保密處理)

 
 
上一個篇:離奇私奔案
下一個篇:誰劃傷我的車
www.zlxeiel.cn備案號:滇ICP備12007073號
时时最精准人工计划